• 玖家
    • 宜興一黑心房主“一房二賣”引起訴訟
    • 資訊類型:本地樓市  /  發布時間:2018-09-29  /  瀏覽:5980 次  /  

      下載.jpg

    隨著房價的飛漲,拆遷房以其相對便宜的價格受到了部分購房者的青睞。然而由于拆遷房的特殊性,房產交易中存在更多需要注意的地方,一旦疏忽更易引發糾紛。近日,江蘇省宜興市人民法院就審結了一起拆遷房“一房二賣”的案件,兩位買家為了一間房子的歸屬權對簿公堂。

      2013年年初,張某向於某購買了拆遷房屋一套,用作兒子結婚時的婚房。簽訂購房協議當天,張某就向於某支付了一部分房款并拿到了鑰匙,至當年年底,張某將全部房款付給了於某,但因為兒子并未立即成婚,所以張某一直將房子空置,并未進行裝修。然而到了2015年,當張某想要將房子裝修入住時,卻驚訝地發現房子早已被別人居住,而且對方也稱自己是房子的買主。原來,住進張某房屋的陌生人姓吳,在看到張貼的賣房廣告后聯系了於某。於某謊稱張某委托他出售房屋,吳某信以為真,就和於某簽訂了購房協議,并在裝修后搬進了房子。

      當初的賣房者於某早已不見蹤影,張某多次和吳某協商無果,無奈之下只能訴至法院,要求吳某搬離房屋,把房子返還給自己。張某表示,自己早在2013年就付清了房款并拿到了鑰匙,房屋屬于自己。而吳某則認為自己也是受害者,張某和於某之間的糾紛他并不了解,且自己已經裝修并入住,房屋理應歸屬自己。

      經過審理,法院認為爭議的房屋是於某拆遷所得,現尚不具備領取房屋所有權證的條件。於某于2013年將該房屋出賣給張某,并已完成交付,因此,該房屋自交付之日起張某為有權占有,之后於某又將該房屋出賣給吳某的行為屬于無權處分。由于吳某在買房時已知該房屋出賣并交付給了張某,所以吳某占有該房屋不構成善意取得,其占有是無權占有。最終,法院判決吳某將房屋返還給張某,由張某補償吳某裝修殘值161954元。

      ■法官說法■

      依我國法律的規定,不動產物權的變動應以登記方法公示,本案中張某只有在辦理了過戶登記后才能取得完整的房屋所有權,若沒有辦理登記手續,張某和於某之間的買賣合同就不能對抗善意的第三人。也就是說,本案中,如果吳某并不知曉於某將房屋已經交付給張某的事實,那么其已經支付房款且入住的基礎上,屬善意第三人,善意取得受法律保護。

      生活中,拆遷房常常由于各種原因無法及時辦理過戶登記,購房者的權利無法得到法律的充分保護。于是一些黑心房主遂利用這一漏洞,把拆遷房“一房二賣”甚至多次賣出,給不知情的買家帶來巨大損失和麻煩。法官因此提醒各位買房者,應盡量避免購買類似的產權不明或無法及時辦理房產證的房屋,如果確需購買,也要關注房屋狀況、產權變更等相關情況,并及時保留證據,通過法律保護自身權益。來源:人民法院報



    其他案例回顧:

    王某強等合同詐騙案


      (一)首部

      1.判決書字號:江蘇省宜興市人民法院(2010)宜刑初字第763號。

      2.案由:合同詐騙案。

      3.訴訟雙方

      公訴機關:江蘇省宜興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員:史瑞。

      被告人:王某強。

      辯護人:顧衛康,江蘇金陶都律師事務所律。

      被告人:陸某云。

      4.審級:一審。

      5.審判機關和審判組織

      一審法院:江蘇省宜興市人民法院。

      合議庭組成人員:審判長:劉紅英;審判員:王愛芳、儲晨潔。

      6.審結時間:2010年12月15日。

       (二)訴辯主張

      1.公訴機關指控稱

      2009年12月13日,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與蘇某強簽訂了房屋買賣協議,將位于宜興市屺亭街道駿馬花園某幢506室的1套拆遷安置房出售給蘇某強,并將該房屋的建設征地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的原件以及房屋鑰匙交給了蘇某強,蘇某強支付人民幣12萬元。5月中旬,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謊稱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的原件已經遺失,又與邵某華簽訂了房屋買賣協議,將上述房屋賣給了邵某華,騙得其支付的房款人民幣16萬元。為證實上述指控,公訴機關移送了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等證據材料,并認為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的行為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五)項、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應當以合同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且兩被告人均有自首情節;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王某強系主犯、被告人陸某云系從犯,應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分別判處。

      2.被告辯稱

      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未提出異議。

      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王某強構成合同詐騙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控不成立,理由如下:(1)對起訴書認定本案被害人系邵某華,認為被告人王某強與邵某華進行房屋交易時沒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且房屋已交付,邵某華并無損失;(2)認定被告人王某強與蘇某強之間系房屋買賣關系證據不足。

      (三)事實和證據

      江蘇省宜興市人民法院經公開審理查明:2003年3月,被告人王某強坐落于原宜興市屺亭鎮寺東村楊家組的房屋被拆遷,后與原宜興市屺亭鎮建設管理服務所簽訂了宜興市化學工業園建設征地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其選擇了該鎮駿馬花園某幢506室,面積為165. 6平方米的安置房1套。

      2009年12月13日,因欠債較多,經被告人王某強提議并與其妻子被告人陸某云商量后,在宜興市宜城街道某順中介服務部經他人介紹與蘇某強簽訂了房屋買賣協議,將上述駿馬花園某幢506室的拆遷安置房出售給蘇某強,并將該房屋的建設征地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的原件以及房屋鑰匙交給了蘇某強,蘇某強支付人民幣12萬元,雙方約定房屋暫由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居住。2010年5月中旬,被告人王某強向蘇某強出具一份承諾書,答應在2010年5月30日前搬出該房屋。

      2010年5月,被告人王某強向被告人陸某云提出再次將該房屋出售,所得用于歸還其他債務,被告人陸某云表示同意。5月14日,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在宜興市屺亭街道的宜城精誠中介,與邵某華簽訂了房屋買賣協議,將上述房屋以人民幣16萬元的價格賣給了邵某華,并對邵某華謊稱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的原件已經遺失,向邵某華出具了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的復印件。次日,被告人王某強收到邵某華支付的房款人民幣16萬元,并將房屋鑰匙交給了邵某華后搬出,邵某華對該房屋裝修后實際人住。

      2010年5月24日,蘇某強發現被告人王某強將上述房屋賣給邵某華后至宜興市公安局報案。次日,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接電話通知后,至宜興市公安局十里牌派出所,供述了上述事實。

      案發后,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的親屬為其退還蘇某強人民幣6萬元。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證明:

      1.被害人蘇某強的陳述,證明:2009年12月13日其經朋友繆銀如介紹,在宜興市宜城某順中介服務部與被告人王某強夫婦簽訂房產買賣協議,其以12萬元買下王某強位于宜興市屺亭街道駿馬花園某幢506室的房子,王某強將鑰匙交給了自己,但講要租房住,房子暫不能交付,其同意了。到2010年5月中旬,王某強出具了承諾書,答應5月30日前交房。5月24日其發現駿馬花園某幢506室有人在裝修,就問王某強要求其退房款,王某強夫婦不同意,自己就報了警;以及案發后王某強的親屬與其簽訂還款協議,已收到人民幣6萬元。

      2.宜興市化學工業園建設征地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宜興市房產買賣協議、收條、承諾書、還款計劃協議書等書證,與前一證據相互印證了上述事實。

      3.證人繆銀如的證言,證明:2009年12月王某強通過季某春提出要借款,其表示沒有錢可借,后王某強說想賣掉一套房子,其將該情況告知了蘇某強,后蘇某強與王某強夫婦在宜城某順中介簽了房產買賣協議,蘇某強付款12萬元,王某強將拆遷安置協議原件和一串鑰匙交給了蘇某強。2010年5月,蘇某強發現王某強將房子又賣給別人,就去找王某強了。

      4.證人季兆春的證言,證明:王某強要用房子作抵押借款,經其介紹王某強去找繆銀如,后聽王某強講借到12萬元。

      5.證人顧漢英的證言,證明:2009年12月13日,王某強夫婦在其經營的宜城x順中介服務部與蘇某強商談出售駿馬花園某幢506室房子的事情,后蘇某強付給王某強夫婦12萬元,其幫助辦理了房產買賣手續,王某強將征地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原件給了蘇某強。

      6.證人邵某華的證言,證明:2010年5月13日其在宜興市屺亭街道精誠中介聽店主講駿馬花園某幢506室的房子要出售。第二天,在精誠中介與王某強夫婦談好房價是16萬元,王某強拿出了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復印件,稱原件已遺失,雙方還到宜興市屺亭法律服務所由吳早林辦理了房產買賣手續。5月15日其付款16萬元,王某強將房屋鑰匙交給自己。第二天其將防盜鎖換了,然后就裝修了。

      7.證人精誠中介負責人潘準忠的證言、證人、吳早林的證言,與前述邵某華的證言相吻合。

      8.宜興市化學工業園建設征地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復印件、房屋買賣協議、收條等書證,與上述證言相印證。

      9.偵查人員出具的刑事案件偵破經過,證明本案的案發和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于2010年5月25日經電話通知后至宜興市公安局十里牌派出所如實供述上述事實。

      10.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的多次供述,與上述證據相印證。

      (四)判案理由

      江蘇省宜興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合伙在履行合同過程中采用欺騙手段騙取對方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合同詐騙罪,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應予采納。辯護人提出指控被告人王某強犯合同詐騙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經查,公訴機關當庭提供的蘇某強的陳述,證人繆銀如、季兆春的證言以及宜興市房產買賣協議、收條、承諾書等相關書證,證明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與蘇某強簽訂了房產買賣協議,知道由此產生的法律后果,并愿意承擔相關法律責任,雖然其把房屋鑰匙交給了蘇某強,但房屋仍由被告人夫婦居住,實際并未交付。在2010年5月中旬,被告人王某強還向蘇某強出具了到5月底交房的承諾書。本院認為,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于2009年12月將房屋出售給蘇某強但未實際交付,后于5月15日又將房屋出售并交付給邵某華,取得房款后用于歸還其他債務,并沒有用于退還蘇某強,實際上5月底前交房給蘇某強的承諾也無法實現,即其已不具備向蘇某強履行合同的能力和條件。綜上,兩被告人在主觀上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觀上實施了隱瞞真相的行為,并使蘇某強產生了實際損失,認定兩被告人構成合同詐騙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對被告人王某強的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王某強提出犯意,積極實施,支配和使用贓款,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應當按照其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被告人陸某云起次要作用,是從犯,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王某強、陸某云經電話通知后能主動投案,如實供述合伙詐騙的事實,后雖翻供,但在本院審理過程中判決前尚能如實供述,應當認定為自首,均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案發后,兩被告人的親屬能為其退出部分贓款,可視為兩被告人退贓,均可從輕處罰。綜合以上情節,本院決定對被告人王某強予以從輕處罰;對被告人陸某云予以減輕處罰。根據被告人陸某云的犯罪情節以及悔罪表現,適用緩刑確實不致再危害社會,可以宣告緩刑。

      (五)定案結論

      江蘇省宜興市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五)項、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五)項、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六十四條、作出如下判決:

      1.王某強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00元。

      2.陸某云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元。

      3.繼續追繳尚未退還的贓款人民幣60000元。


    幫助說明 | 法律聲明 | 關于我們 | 收費標準 | 聯系我們 | 留言咨詢
    宜興房產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9-2018 常州領先網絡有限公司
    營銷整合:無錫玖家房地產咨詢有限公司 合作熱線:15061595199(石總)
    網站客服QQ:138615886 中介加盟:13815111375
    蘇ICP備11080112號
    回頂部
    兰桂坊免费试玩 淘宝联盟赚钱淘宝客 50万赚钱项目有哪些 穷游biu赚钱么 做力气活哪些赚钱 知乎 贪玩蓝月怎么赚钱 雅虎靠什么赚钱 可以赚钱的h5网站 嫁接核桃赚钱 卖大东赚钱吗 梦幻哪个辅助技能赚钱多 还能赚钱吗 求前辈了解 做力气活哪些赚钱 开发软件能赚钱软件 非洲原木进口商赚钱吗 学音乐的靠什么赚钱 6.2魔兽哪个专业赚钱